君吟颜 - 第八章 狼吞虎咽 太古洪荒之系统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人皇都

    一位衣着华丽的青年屹立在偌大的灵床面前,此刻他那震慑天地之息已经荡然无存,他如同其他父亲一样看着正在刚刚苏醒的少年,脸上映着笑容,却被随后的叹息声所掩埋!

    而一旁刚刚苏醒的少年,一副俏脸将刚刚醒来的乏力演绎的淋漓尽致,却丝毫不影响他坚毅的眼神。他如画卷中女子那般白洁亮丽,身上的腱子肉,如同给玉器镶钻那般相配而不失韵雅。

    青年望着少年,有些少许失神,但也在不断的在失神中叹息着!

    终于青年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你还是醒了!”

    但少年回之的是冷笑和不屑:“哼!所有的人都醒了我能不醒吗?”看着那个屹立于人族巅峰的男人,心中满是憎恨和不解,俏脸上也逐渐折射出厌恶!

    “我……”青年很是悲痛,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已经将他所有的委屈折射于天地,仿佛有万般不愿,也也万般不能,最后唯独只有这万般无力。

    虽说青年不是有意,但少年还是觉察到了,他也是无奈的。

    “罢了!斯事已去,尘事已了,今朝已归,我看今夕谁要又想寻死!”说完这些,少年那豪横的目光渐渐平复。

    青年看了看他,还是不忍说道:“我那样做未必是害他!”

    “没必要再说了,他重醒世间,也证明他放下了,而我再这么纠结于过去,这算什么!”少年不忍自嘲,脸上对自我的嘲笑让人不忍怜惜。

    “对了父王!听公子所言,他会在三日后的青科大赛中耀眼?”少年还是不忍的问道。

    青年看着刚刚经历一切释怀的少年脸上的笑容又绽开了。

    “嗯!这是两位公子亲口所言,若你想要要去,为父现在就叫你云伯伯带你一程。”青年很激动,也许是因为少年的释怀吧。

    “看到你放下过去,云伯伯很高兴呀!”闻言而去,一位着鳞甲的青年屹立于这明亮的灯光下鳞甲下诡异的符文,将鳞甲上的每一片鳞片所包裹显得整个人都觉得那般神韵!

    朝阳城

    结束了澡堂尬剧的众人被二皇子莫余程请到城主府中做客。

    云生懒样样的从“马车”中探出头来看着这所谓的马车。说是马车,但是马者亦乎马,马匹中的大力水手,个个都是夸张的腱子肉,而且是毛发比现实社会中的马匹的毛发更长,整个马看起来肌肉紧绷,仿佛如同拉开的箭弦那般将要离弦似的,名曰:“行車(ju)”

    不一会来朝阳城主府的门下。

    偌大的府邸里全是张灯结彩,仿佛在告诉今日的“新郎官”,所要迎娶的新娘子马上要到了。

    看着眼前的府邸所有人都很惊讶,先不说别的,明日便是青科,无论喜事还是红事也不能够办的如此着急吧!而且作为莫朝阳亲侄子的莫余程也是一概不知。

    于是乎,众人走进府邸,便瞧见一个粗老汉穿穿华丽贵重的官服,与他大步流星的姿态显得格格不入,好似披着羊皮的狼,虽说羊皮华丽能够遮盖狼的外表,但狼终是狼,莫朝阳终是莫朝阳。

    看着一直在拘束自己的莫朝阳,莫余程也是没心没肺的笑了,“伯父,你又是何苦呢?”

    看着被自己逗笑的侄儿也是唯唯诺诺的附在莫余程的耳边轻语道:“这不是怕你在外人跟前有失身份嘛!”说完也不忘熟练的同肘子捅一下莫余程,惹得众人哭笑不得。

    “得!叔伯,这些都是与我一同参加青科的好友,赶紧招呼下人安定房间”

    莫朝阳这才注意到墨诗诗一众与云生。他先是目光廖廖扫过墨诗诗一众,停在莫诗诗说道:“十岁入凡武三重力,这资质还算可以,不过比起我家余程的三重力好太多了!”莫朝阳纵横天圣王朝肯定知道墨羽国的繁书院有个天才通晓通人符的天才少女,而莫余程也自愧不如。

    当目光瞥到云生时他已经感觉这个人不凡,首先这衣着,他在这朝阳城内未曾见到过如此制作精细的工艺而且,布料当是相当罕见的。暂不论他的修为他少时都长的祸国殃民,惹得繁书院众弟子频频相他看去。

    再看他的修为明显是在凡武五重力之上,但未曾见丝毫真武之气,那只有只有一种可能……

    莫朝阳咽了咽口水饥渴难耐的说道:“这位公子能冒昧的问一下下,你超越了五重力了多少?”他终于在有生之年见到属于天圣王朝的完美境界的奇才,作为一介武痴,有些失态也实属常事!

    云生刚想装逼怎可奈何在场所有人都想知什么是完美境界。

    “凡武境界有人说五重力便是巅峰,当时年少的轻狂的我也是那样认为的,但当我历游周国王朝时,发现世界很大,凡武不仅有完美境界而还有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造化之境,但我未曾谋面过,但是听闻圣佛庙、圣教堂、圣人寺中听闻有人达到过造化境,但也只是听闻!而且不只有凡武境只有完美境界。”

    听着这些,众人只觉得脑壳有些胀痛,原来世界这么大,路还有那么长。

    云生听完这些淡淡的说道:“我超越了五重力很多!”众人闻言先是一惊而后是一叹“无论是五重力还是完美境界,都比自己强!”

    一旁的墨诗诗,看着云生心中有着些许不愤,但也单单只是嫉妒,随后便是钦佩,不知他与大师兄谁更厉害!

    莫余程看着云生心中自然佩服自己慧眼识人“幸亏没招惹他,他肯定是不凡之人!”。

    莫朝阳心中那个激动,赶紧招呼下人,打扫房间,而后自己亲自修书一封,于传书阁中将他看见天才一事传给莫朝歌。

    不一会,天色暗了下来,晚宴也是于五花八门之色呈现于玉桌上,很少瞥见金器,大都是玉与木,因为玉能留住菜的香气和营养。

    看着桌上的饭菜云生顿时傻眼了:什么云鱼飞酱,什么翅蜜饯,什么珠珠戏珠,什么兽配汤,什么蛋花糕呀!一大堆,云生管他三七二十一退下衣物直接拿来一个盆用手直拿着往嘴里塞,时不时的眼泪往出流着。口中蹦着:“哎尼玛太香了!”在场的人压根都没在乎云生说什么话,而是在乎他的吃相。

    墨诗诗一众觉得这个小乞丐还是那个小乞丐,只是为什么他这么有钱不去吃一顿好饭呐!!

    莫余程看着莫朝阳大口仰天的笑者,也跟着笑者,莫朝阳随后说着:“这才像话嘛!年轻人就应该这样吃饭,我告诉你余程,我和你爹那时候在军中也是这样吃的,别提有多香了!”

    说完抽掉了莫余程手中的筷子,而后又拿来一个盆也是将山珍海味直接搞到里面让莫余程大块剁碎的吃!先开始他觉得不适而后便加入了云生的行列中,随后一旁夹菜的莫朝阳也耐不住饥渴,加入了行列中,随后三人从充饥演变成了光盘行动随后便是争抢,三人谁都不服谁,惹的繁书院一众嬉笑连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