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番外

小说:你是男的我也爱小说 作者:angelina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子晏和麦丁,麦丁和安子晏,他们也只是像普通情侣一样,为一点小事就会吵架:

    安子晏,你是不是也该跟我一起分担一下家务了,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凭什么我就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来自北方的大爷,我跟你说话呢

    我很忙。很忙的安子晏正在百无聊赖的拿着遥控板换台。

    你这也叫忙,有没有搞错,那我算什么。正在弯着腰使命拖地的麦丁一个劲儿的批评安子晏,一边又在懊恼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又懒、又无赖的男人,老天也太不公平了。我说老天也挺惨的,安子晏对你好的时候,你就谢谢老天让安子晏爱上自己,安子晏对你坏的时候,你就责怪老天为什么会让自己爱上安子晏。

    见安子晏没有搭理自己,麦丁又说:这么久以来,你看到我一直辛辛苦苦的维持这个家,你心里就没有一丝丝内疚过

    没有。

    你~我都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你的恶劣了。

    那就别找。

    不找我怎么骂你。对了,我昨天不是让你经过超市时买牙膏吗,家里的牙膏快用完了。

    安子晏这才盯着麦丁,四目相对,不过也不是什么该害羞的时候,安子晏做了一个才想起来的表情,麦丁把拖把飞了过去,双手叉在腰上:你又忘了我就知道你会忘。

    你既然知道我会忘,还叫我去买

    我,我这不是~~麦丁觉得有些理亏,突然又觉得不对,走过去,低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安子晏:明明是你自己忘记了,你还有理了,今天罚你不能吃晚饭了,信不信。

    安子晏耸耸肩。

    我可是说真的,别以为我会心软,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安子晏用手推开麦丁越凑越近的脸:快点去拖地,挡着我看电视了。

    我到底是你的佣人还是情人麦丁努努嘴,又继续捡起拖把。

    两个都是。

    那你就是我的司机和银行。麦丁不服气的反驳。

    安子晏也没生气:这不就是了,各取所需,你也不亏。

    被安子晏这么一说,麦丁也觉得有道理,这个交易好像也挺公平的,也就乐颠乐颠的去洗衣服,做饭了。也不知道这两人的爱情到底是建立在什么之上。

    2.安子晏和麦丁,麦丁和安子晏。他们也只是像普通情侣一样,为一点小事就会心里暖暖的:

    麦丁正在楼下望着远方咬牙切齿,车子被安素借走了,安子晏也被安素借走了,唯独留下了自己,虽说安素上班的地方有点事,需要请教一下安子晏,可等自己准备上车时,安素就开着车飞快的走了,留给自己一片尘埃,安子晏也没阻止安素,麦丁深深觉得自己被人忽视了。

    一个人气呼呼的回到房间,对着安子晏的钢琴就是一阵揉捏,像个色魔一样,不停在猥亵钢琴。大约两个小时后,麦丁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是安同学的,摇晃着脑袋,现在知道给自己打电话了我偏不接,急死你个臭不要脸的,让你跟其他女人走。就在安子晏快要挂时,麦丁接起了电话,假装不在意的说:哟,这不是安子晏吗,有什么事吗,我很忙的。

    这样啊,那你先忙。

    等,等一下,你先说一下你有什么事,免得说我不尊重你,都不听你说话。

    你骑车到安素公司门口来接我。安子晏说的车就是指上次麦丁送给麦丁妈的那辆自行车,最后麦丁妈以家里堆放不下为理由又把车送了回来,这件事让麦丁郁闷了好久。

    好啦,知道了。

    在安子晏正准备挂电话时,麦丁又叫住安子晏:喂,你都不嘱咐我什么

    嘱咐你什么

    比如路上小心,注意红绿灯啊那些的,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好不好。

    恩,那你当心不要把血溅到自行车上。

    安子晏你咒我~~

    安子晏已经挂断了电话。

    麦丁在半个小时后大汗淋漓的赶来,真是娇气,没车不知道坐公交或者打车啊,干嘛非要自己来接。麦丁其实你也可以完全不用来接的啊。

    安子晏已经在安素公司的门口,而且不只他一个人,还有安素和另一个开着跑车的美女停在他面前。安素很喜欢带着自己的弟弟出来显摆,毕竟有个人见人爱的弟弟也让她面子涨了不少,虽然这个弟弟的xing格越来越扭曲。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解决问题,不过,

    你再用这种腔调说话试试车子再借我几天啦,我车子坏了,你怎么忍心让你亲爱的姐姐走路,好不好嘛。安素在安子晏的旁边扭得花枝乱颤。

    这种林志玲的腔调向来都不能打动安子晏,这时前面那个女人说话了:安帅,要不要顺便载你一程,我们家附近刚好梅花开了,很漂亮的。

    不用了。

    那女人还是不死心:别不好意思嘛,反正我也是你家姐姐的同事。

    麦丁费劲的蹬着自行车骑过去就冲那女人说道:他才不喜欢什么梅花,他只喜欢赏菊花。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话,也就只有一本正经的麦丁了。

    安素抱着斜眼看着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弟媳:你就那一朵菊花,有什么好赏的,而且一年四季都在开。

    麦丁看到安素努努嘴,不再说话,他对安素一直存在恐惧心里,自从安素光着身子把自己压到床上时,就成了麦丁一生的阴影。

    安子晏皱皱眉,尽量无视那一段不堪入耳的谈话,走到麦丁面前:怎么这么晚。

    能来接你就不错了。

    到后面去。

    麦丁从车子上下来,安子晏握住车头,一只脚撑地,跨坐在自行车上,麦丁跳上后座,抓住安子晏的衣袖。那个开着车的女人看着这一幕,有些奇怪,问:这小子是谁

    这问题通常都是旁边的人帮忙回答,就算让安子晏说,也只是说关你屁事那类的。还没等安素开口,这次安子晏倒是先说话了。

    这小子叫麦丁,我的。淡淡的说完就脚一蹬,骑上自行车走了,落日的余辉把两人的背景拉得很长,很长,麦丁的心里涌起一种情绪,说不出来却又藏不住。但还是用手戳安子晏的背:谁是你的了,还要不要脸。

    那你是谁的

    我谁也不是,我是属于国家的,以前我想要当兵,后来身体不过关,现在我准备入dang。

    恩,你想做什么可以,我只要一样东西。

    什么

    菊花就别给国家了,留给我有事没事赏赏。

    安子晏麦丁把头撞到安子晏的背上,用牙齿狠狠在他的背上啃了一口。

    安子晏把自行车停在了一家韩国烧烤面前,麦丁喜出望外:你怎么知道我最近想吃。

    你一天说十遍,想不知道都难。

    死鬼,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心里却在为自己的计谋成功而阴险的雀跃着。

    安子晏没说什么,走了进去,麦丁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上,挽住安子晏手:安子晏,你是最好的。

    虽然此时的安子晏的面无表情,可是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小情人这句肯定的话,来得更让人得意和温暖。

    麦丁抱怨安子晏太大少爷脾气,安子晏觉得麦丁太啰嗦。

    但彼此却从来没有烦过,两人之间的坏毛病,却被互相骄纵着,宠溺着。

    安子晏和麦丁,麦丁和安子晏,和普通情侣一样会为一点小事吵架,会为对方一句话感到暖暖的。他们像其他人一样会坠入爱中,却又是那么特别,他们不会分开,不管还要一起渡过多少时间,永远都不会厌倦,这是什么好像是爱吧,然后酿啊酿啊,把爱变成一种习惯。

    麦丁在等,耐心的等,守在安子晏身边等。

    亲口许下的承诺,就亲自来兑现吧。

    走着瞧吧,看谁爱谁比较久。

    麦丁最爱的是谁,当然非安子晏莫属了。

    虽然你这家伙脾气很坏,心肠很坏,就是个大坏蛋。

    可是谁叫我脾气很好,心肠很好,就是个大好人,

    所以我勉强接受你的一切吧,很勉强。

    房间里昨天折腾了一夜的两人睡得很熟,麦丁转个身把腿放在安子晏的身上迷糊的睁开眼就看到了安子晏那张俊脸,忍不住嘴角上扬,昨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安子晏的甜言蜜语,烟花和新年的钟声

    ,想到这些麦丁又死死的搂住安子晏又睡了过去。

    麦丁妈并不知道安子晏睡在自己家,直接打开麦丁的门:丁丁,吃汤圆了,快点,大初一的睡懒觉像什么话。

    麦丁一听到麦丁妈的声音,把被子扯过来盖住安子晏的头,并死死的按住,可是早就被麦丁妈看到了,家里虽然同意了两人在一起,可是这样的形象太不好了,再怎么说自己家也是个知识份子,对于婚前这种行为,还是非常反对的,当然这是麦丁自己站在麦丁妈角度的想法。

    安子晏在被子里动了一下,这麦丁下手还真重,差点没把安子晏憋死,安子晏一脚就把麦丁踢开,从床上坐起来,微微眯着的双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更显得xing感,更何况还没有穿上衣,麦丁从床下爬起来正想解释,安子晏看到麦丁妈,一脸理所当然的:妈,这么早就起来了啦。

    麦丁就差没吐血了,脸红了一下:谁是你妈了,你瞎叫什么。说完用眼角偷偷瞄站在那里的麦丁妈的反应,麦丁妈哪有空理麦丁,眼睛上下打量着安子晏,那种样子配上那样的声音,叫一声妈,简直甜到麦丁妈的心里去了,果然儿子长得养眼一点,整个人心情都不一样的了。

    妈,那,那个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还什么都没发生。旁边那个不养眼的儿子发话了,这谎撒的也太假了一点,安子晏和麦丁妈同时看着麦丁,麦丁妈不屑的看着麦丁:那你们同居这么久都在干什么麦丁妈也不是个傻子。

    我们都在吟诗做对,互相探讨学习,你教过我要自爱,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虽然安子晏有时候忍不住,但每次都被我拒绝了,人生最美好的第一次应该留在婚后。麦丁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一脸真诚的,真诚的很欠揍。

    安子晏一向都不领情,不知道麦丁的苦心,不过也是麦丁自己多想了,麦丁妈接受他们了,已经是抱着完全豁出去的态度了,何况麦丁妈以前也没有那么保守。安子晏弯腰捡起地下用过的安全套:妈,这个扔在哪里

    麦丁气得直瞪眼,想说什么却无从下口。

    麦丁妈还是笑眯眯的:扔到垃圾筒里就行了,还用什么安全套,反正他也不会怀孕。

    这话一说出口,麦丁就抓住自己的头发扯来扯去:你们说这些干嘛,还要不要人活了。

    麦丁妈最后一次依依不舍的看了一下安子晏的胴体:我再去多煮点汤圆,你们快点下来吃。

    麦丁把麦丁妈推出门外,瞪着眼睛走到安子晏面前:安子晏你也注意一点自己的言行,再怎么他们也是长辈,你这样像什么话。

    初一一大清早就被唠叨,看来今年也不好过啊,安子晏有些无奈的开始穿衣服,并把麦丁的衣服扔到他头上挂着:快点穿衣服。

    眼看着安子晏快要穿完了,麦丁也急忙拿着衣服往头上套:你等等我啊。说完边穿衣服,边问安子晏:在我这边过年没关系吧你不用陪家里人

    明天过去。

    明天就要过去啊,多呆几天不行

    麦丁妈在催促出来吃饭,安子晏走出去,麦丁也紧紧跟在安子晏身后,是什么时候已经习惯了跟在安子晏身后,喜欢那种安全感。

    围在桌上吃着汤圆,因为太烫,麦丁小心翼翼的吹着气,等到可以吃了后,把碗和安子晏的碗交换了一下:给你吃这碗。眼睛里对安子晏的爱意盈满了。

    白痴。

    麦丁只是笑,也不生气。每次自己说甜言蜜语时,无法招架的安子晏总会骂自己白痴、笨蛋,麦丁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秘密。

    麦丁嘴里包着汤圆,看向窗外,外面竟然飘起了雪,麦丁口齿不清着急的指着外面,让安子晏看,见安子晏没反应,吃力的吞下汤圆:安子晏,下雪了。

    安子晏瞄了一眼窗外:那又怎么样

    你不觉得下雪很浪漫

    不觉得。

    外国好多电影,一对情侣手里捧着冒着热气的咖啡,雪花飘到两人的衣服上,然后两人温暖的笑着,聊着,你不觉得很浪漫

    不觉得。

    你这人懂不懂生活情趣,下雪对你来就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走出去就会冻得像个2b一样。

    麦丁撇嘴,不再搭理安子晏,只是吃一个汤圆,就抬起头给安子晏一个大白眼。满脸的不高兴不满意,明明昨晚那些情话说的多好听,现在又翻脸不认人,绝对的人格分裂症,正在麦丁瞎抱怨时,麦丁妈也端了碗汤圆路过:丁丁,呆会儿去买菜回来。不等麦丁拒绝,麦丁妈就消失了,跑到沙发上坐着和麦丁爸一起边看电视,边吃汤圆。

    好啊,过个年大家都欺负我,好啊,来啊,总有一天老子被你们气死了,你们哭都来不及了。

    安子晏夹了个大汤圆塞进麦丁的嘴里:废话怎么这么多。

    一顿早餐好半天才吃完,麦丁戴上自己的全副武装,帽子,围巾,手套。站在门口拖安子晏:走啦,陪我去,当我的新年礼物。

    你要的新年礼物太多了。

    那你陪我去买菜,同样的,我也陪你去一个地方,这么公平的交易行吧。

    安子晏想了一下,然后点头:成交。

    麦丁在心里窃笑,愚蠢了吧,平时安子晏去哪里自己都跟着,这个交易对他来说就是形同虚设。那傻瓜还以为自己赚到了。这麦丁还对自己这种跟屁虫的行为得意的很。

    两人跟麦丁爸妈说一下就出门了,雪下的不算大,麦丁摊开掌心,把雪接到手里心,然后看着它融化,看着安子晏走远,又追过去,小跑到安子晏的旁边,用嘴扯下左手的手套。

    你干嘛。

    麦丁把左手放进安子晏的手心里,暖暖的:戴着手套感觉不到你的温度。

    尽说些蠢话。安子晏握了握手,捏紧了麦丁的手。

    刚从嘴里哈出来的白气立马就消散了,麦丁鼻子被冻的红红的,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很温暖,麦丁冷的耸着肩,缩着脖子:我给你讲个笑话,你肯定会笑。

    安子晏没说话,这也算是允许了吧。麦丁把自认为很好笑的笑话都进了出来,可是安子晏连眉毛也没有抬一下,他跳到安子晏前面,抬头盯着安子晏:你都不笑。

    不好笑,我干嘛笑,我又不是疯子。

    可是平时你也很少笑。

    没有需要笑的地方。

    麦丁踮起脚,用小手捧住安子晏的脸,推推安子晏的嘴角: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笑起来特好看。第一次看到你笑时,我就知道,完了,我栽你手里了。

    安子晏打开麦丁的手,用手按住麦丁的帽子,帽子被扯得遮住了麦丁的眼睛。安子晏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被遮住眼睛的麦丁指着安子晏:你在笑对不对

    没有。

    骗人,我知道你在笑。

    恩

    因为你一笑,我的心跳就会好快。

    那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吗

    你准备吻我。在浪漫的雪季来一个深深的吻,安子晏把冰冷的手放进了麦丁的暖和的脖子里,冻的麦丁直哆嗦,叫了出来,掀起帽子:安子晏~你又整我。

    f

    吃晚饭的时候,在一家人谈论着天气和新的一年要怎样时,安子晏突然说:妈,麦丁明天要跟我回家,您没意见吧。

    去吧,本来也该去你们家看看。麦丁妈倒是答应的痛快。

    麦丁站起来僵硬的飞快跑回房间,没多久,背着个小包裹走出来:爸妈,我去深山老林里呆一段时间,暂时别找我,再见。说完坚决准备打开门。

    安子晏冷冷的叫住:给我老实点坐回来。

    我不会去的。

    你可别忘了今天我们做的交易。

    经安子晏这么一提醒,麦丁才响起来,抓狂的嚷嚷:你就陪我去买一次菜,就要我去你家那个魔窟,我亏大了

    由不得你。

    麦丁是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安子晏是谁是魔鬼,现在却要去魔鬼的老巢,当然爷爷就不说了,对自己还是非常好的,可是那个万恶的姐姐,还有那个一直看不惯自己的夜叉,还有夜叉的老公,想到这些,麦丁的不仅头痛、心痛还肾虚

    只有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够喂四只魔鬼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黄色暧昧乡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c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